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刘世锦: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发布时间:2014-8-14 16:55:00    作者:刘世锦    【

  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在理论上的一个重大突破,就是提出了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而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在新的形势下,完善市场体系最重要的就是要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

  首先,必须充分认识到,加快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紧迫要求。建立和完善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是我国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的一项基础性任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市场体系建设取得了重要进展。从产品市场看,确立了市场在供求调节中的主体地位,基本形成全国统一的市场体系。到2012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农副产品收购总额和生产资料销售总额中,市场调节价的比重均在98%以上。要素市场化改革也取得了重要进展,市场配置要素资源的能力明显增强。

  但是,我国市场体系尚不完善,难以适应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要求。具体表现在市场开放性不够,部分领域存在不当准入限制;竞争公平性不够,市场分割和地方保护现象时有发生;市场运行透明度不够,人为制造寻租空间;部分基础产业和服务业价格尚未理顺,存在严重扭曲;要素市场发育滞后,要素配置效率亟待提高等等。总的来看,尽管我国市场体系建设取得了长足进展,但与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预期目标还有相当大的距离。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真正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必须加快相关领域改革,使新形势下市场体系建设取得实质性进展。

  其次,还应该认识到,完善市场体系最重要的就是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市场体系是依照特定规则运行的,市场主体是遵循特定规则相互博弈的。市场规则不同,市场体系运行的方式和效率将大相径庭。完善市场体系,最重要的是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为此,《决定》提出了一系列重要改革举措。

  一是实行负面清单准入管理方式。政府列出禁止和限制进入的行业、领域、业务等清单,清单之外的领域都可以自由进入,即所谓“法无禁止即可为”。负面清单只管企业“不能做什么”,与正面清单规定企业“只能做什么”相比,为市场发挥作用提供了更大空间,体现了在政府与市场关系上思维方式的重要转变。负面清单大幅度收缩了政府审批范围,条款相对清晰,有助于实质性推动政府审批制度改革,提高政府工作效率,减少自由裁量权和相应的寻租空间。负面清单不再提出“鼓励类项目”,企业发展将更多依靠自身在市场上的竞争。而当存在“鼓励类项目”时,有些企业拿着“批条”寻求优惠政策支持,不利于公平竞争,也助长了产能过剩。从国际上看,负面清单管理方式最早出现在对外投资领域,这次将其推广到我国国内市场,平等地适用于国有与非国有、内资与外资企业,表明了我国以开放促改革、建设高水平市场经济体制的勇气和决心。

  二是实行统一的市场监管,清理和废除妨碍全国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一些年来,或明或暗地出现了不少地方保护、分割市场、限制公平竞争的“土政策”和“潜规则”。这些做法短期内看起来似乎有利于当地发展,但由于扭曲了资源配置、有悖公平竞争原则,并引发地方之间的过度竞争,从长期看,对全局发展不利,对本地发展也不利。所以,《决定》强调指出,要严禁和惩处各类违法实行优惠政策行为,反对地方保护,反对各种垄断和不正当竞争。

  三是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提高准入的便利化程度,形成法治化的营商环境。信用体系建设一直是我国的“短板”。假冒伪劣、坑蒙拐骗、拖欠赖账等行为,使经济运行付出了高昂代价。《决定》提出要建立健全社会征信体系。通过征信体系,逐步完善个人和机构的信用记录,作为其从事生产、投资、流通、消费等经济活动的重要信用依据。在此基础上,建立信用奖惩机制,培育履约守信的行为规范,提高全社会的信用水平。在减少行政性审批的同时,要简化准入手续。《决定》提出要推进工商注册制度的便利化,削减资质认定项目,由先证后照改为先照后证,把注册资本实缴制逐步改为认缴登记制。这些措施对于减轻企业负担、降低准入门槛、提高准入过程透明度,都有积极作用。进一步看,更重要的是加快建设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形成与国际接轨的商事制度,健全制度性、程序性规则,包括政府在内的所有行为主体都要依法依规办事,提高行政权力运作的透明度,减少随机干预,加强责任追究。

  1  2 下一页 

文章来源:中国发展观察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