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宋立:又好又快的新常态需要持续改革与创新

发布时间:2014-9-3 9:18:00    作者:    【

  新常态本身的一些客观特征

  中国经济时报:新常态的内容主要包含哪些方面?

  宋立:我认为,新常态就是新发展阶段的一些一般性的新特征。我们现在的经济到了新的发展阶段,与过去那个阶段有些不一样的东西。过去是全球化峰值阶段,我们也是劳动力的峰值阶段,出现了高速甚至超高速的增长。现在进入了新阶段,全球化回潮了,刘易斯拐点到了,劳动力供求关系发生了变化,我们从高速甚至超高速转入中高速阶段了。其他的变化都与这些相关。

  从目前已有的对新常态的一些解读来看,我认为存在两个重大区别:新常态到底是客观特征还是主观愿望?是现实状态还是理想状态?应该讲,新常态本身是一个客观状态、现实状态,是一些客观特征。当然,我们想在这个阶段通过深化改革,通过推动转方式、调结构,实现我们的一些愿望和理想。但是,这些是附加在新常态上面的,不是新常态自身必然具有的。

  我们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一个中上等收入的国家,世界上经历过这个阶段的国家都具有一些普遍的、客观的阶段性特征。从普遍性来看,第一个特征是,从高速甚至超高速转为中高速。90%以上的国家经过高速增长之后都会减速,我们也不例外;进入中高速增长阶段是必然的。

  第二个特征是,结构随之发生变化,表现出这个阶段的结构特征,不一定是“坏结构”变为“好结构”,而是一个阶段的特征变为另一个阶段的特征。从供给与需求结构来看,过去的发展主要依靠投资或出口,或者说出口的比例相对比较高。这其实也是必然的,过去这个经济高增长阶段,必然就是高投资、高二产、高出口,这是全球化的特征。现在进入到第二阶段了,投资下来了,消费就会上去,这是一个“跷跷板效应”。同时,二产会下来,三产会上去。城乡和区域结构也会发生变化。过去是出口导向的,全球化峰值必然是沿海和临港地区的。现在,全球化退潮,沿海地区减速了。同时,消费升级了,人口密集地区就会随之发展起来,如内陆的中心城市等。再加上自主创新、扩大内需,很多地方也会发展。从区域的角度来说也是再均衡过程,是我们的区域经济发展经过“均衡—非均衡—再均衡”的过程。城乡之间过去是城市吸引农村,聚集效应明显,市管县也表现得很明显。现在市基本饱和了,在向外扩散。

  第三个特征是,动力机制发生变化,新的动力有待形成。具体说就是人口红利、资源红利靠不住了、减弱了,全球范围内资本密集型产业过剩,给继续资本深化留下的空间比较小,需要快速跨越到技术密集型产业和创新动力上来。这也是“十八大”提出的唯一一个全新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原因。为什么要减速?因为动力机制变了。原有的动力衰落、弱化了,新的动力正在形成之中,而且新的动力还不一定能完全形成,即使完全形成也不一定与原有的动力刚好一样大,所以就减速了。旧动力的减弱是必然事件,新动力的形成是或有事件,否则就不会有“中等收入陷阱”这个说法了。

  1  2  3 下一页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