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陈文玲:互联网与“新实体经济”

发布时间:2016-3-5 10:53:00    作者:陈文玲    【

        作者提出,当代世界经济实物经济与虚拟经济的两大基本形态,诠释了新实体经济形态的表征——网状状态,新实体经济的产业形态——链状状态,新实体经济主要形式——五个下一代产业形态。作者认为,当代的世界经济,形成了两种基本经济形态,一种是实体经济,一种是虚拟经济,互联网把这两种经济形态连为一体,形成了一种新实体经济。互联网革命,是一项综合性的、渗透性、爆发性的革命,它是以技术革命带动整个社会变革,使人类社会上历次革命得以延续,得以提升,它的作用和它的渗透力远远超过了前几次科技革命。互联网革命是人类发展史上又一次里程碑式的革命,将引发对西方经济学的重新思考与重塑。本文应用作者创建的大流通理论,进一步论述信息作为独特要素禀赋进入流通所产生的巨大变量。

        新经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爆发力?当代的经济到底发生了什么样重大的变革?我们不仅要看现象,更要看实质;不仅要看这些发生在市场上纷纭复杂的变化,更要看它的理论内涵。当代的世界经济,我认为形成了两种基本经济形态,一种是实体经济,一种是虚拟经济。互联网把这两种经济形态连为一体,形成了一种新实体经济。我今天主要的观点就是:不要把互联网认为是虚拟经济,它是用这种技术手段引发了实体经济的变革,形成了一种新的实体经济形态。而这种新的实体经济形态,是虚拟经济、实体经济两大经济形态的链接。当代世界经济呈现出新经济形态。世界经济从以实体经济为主体的工业化进程进入到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共同构成的信息文明时代,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技术基础、经济基础、社会形态和上层建筑都在经历着一场伟大重塑,共同构成了信息化时代下的经济社会大变革。旧有的体系、规则、价值观和经济形态正在动摇和演化,新的体系、规则和经济形态正在重建或生成。

        互联网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代。这项20世纪人类的伟大发明,不是以往的单项技术革命,已经渗透到世界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活各个角落,改变着人类社会生存方式、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和运转方式,加速了人类文明的进步步伐。前三次革命都是技术性的革命,它引发人们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变革;那么这一次革命,是一项综合性的、渗透性、爆发性的革命,它是以技术革命带动整个社会变革,使人类社会上历次革命得以延续,得以提升,它的作用和它的渗透力远远超过了前几次科技革命。互联网革命是人类发展史上又一次里程碑式的革命,引发西方经济学的重新思考与重塑。互联网的诞生改变了信息的传输、交换、储存方式,改变了社会资源配置的方式,推动了人类的社会结构与治理方式的变革,其所开创的经济社会运行新方式,动摇了过去二百多年经济学的理论基础,从经济学的基本假设到研究范式都面临重建。世界经济呈现新经济形态:两种基本经济形态,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与高度杠杆和高度虚拟的金融衍生品不同,互联网是新实体经济。世界经济的表征状态:网络状态,用互联网和物联网及其链接方式存在。世界制造业的产业状态:链状存在,表现为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服务链、信息链等。世界经济的内在关联:信息先导,信息加入流通成为最大的变量,信息重复消费函数决定了效率和效能。互联网作为这样一次革命,而且引发了这么大的变化,我觉得它从整个世界新经济角度形成了四大变革:

        第一,经济形态方面形成了两大经济形态,而互联网把它们链接。刚才我已经谈了这个观点,这里不再赘述。

        第二,从世界经济的表征来看,形成了一种网状形态,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物联网,还是我们实体的公路网、铁路网、港口网、店铺网,更多的经济存在变现为一种网络状态的存在,这就使人类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革,是在这种网的状态下,用网的链接把人类的社会活动和生产活动变成了经济活动的主体。

        第三,互联网改变传统业态将成为泛在。信息和其他的产业交融的时候,便成为传统产业变革的引领性力量,从重塑产业结构、推动产业组织形态演进、改变产业市场结构、提升产业市场绩效和调整企业组织形态等纬度,深刻影响产业结构升级和产业组织演进。形成五个下一代业态,即下一代制造业业态:其主要特征是智能化、柔性化、服务化、即时传输、流程再造;下一代贸易业态:E国际贸易与其他贸易形式并存,并成为主要贸易方式;下一代服务业态:服务智能化、需求个性化、移动互联网成为消费主流;下一代农业业态:订单生产、信息可追溯、农村电商成为主渠道;下一代大数据集成协同与市场交易业态:大数据存储、大数据交易与消费、数据生产和增值。

        第四,特别应该强调的是在制造业产业存在的状态上,形成了一种链状的链接。使得制造业不再是在原来的一条生产线、一个工厂或者某几个工厂的叠加完成制造过程,而是没有任何产权关系的产业链的链接,价值链的链接、服务链的链接,还有信息链的链接。而它之所以能成为一个链,就是因为在现代流通中,信息作为一种要素禀赋进入流通,成为流通中最大的变量。信息在流通中的规律与任何商品不同,它的使用次数越多,其价值越高,而其他的商品,当它完成交易过程被消费的时候,就走到了它的终点;信息进入流通,它被使用的次数越多,消费的频率越高,它的价值就越高,信息的价值是随着它被使用的价值、流通的频率而增加的。因此才把若干的制造业变成一种链状的存在,才有不同国家产业链的组合,不同区域服务链的组合,覆盖全球的信息链的组合。在这种链状里面才有可能产生价值的链条,你在这种价值链中是高智能的、高技术的、高回报的,那么你就处于产业链的高端,所以一个企业的发展取决于它在这个链上的地位和作用如何。

        互联网革命和人类发展进程中的技术进步大体上是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互联网革命,大家都是尝试性的。未来互联网的形态发生很大变化,还会导致若干领域传统业态发生根本性的变革,产生下一代制造业的业态。现在环顾全球有了“德国的4.0”,有了美国的“互联网工业”,有了“中国制造2025”,而且去年年底中德两国签署了协议,就是共同推进制造业的智能化和互联网化,对接两国制造业,即实现“中国制造2025”和“德国制造4.0”的对接。我想“中国制造2025”,到2025的时候,就是整个制造业业态发生重大变革的时候,届时我国制造业一定是智能化的,一定是柔性化的,一定是即时传输,一定是通过流程再造实现全过程服务化的。

        不仅制造业的新业态会和我们传统制造业完全不同,还会产生下一代的贸易业态。阿里巴巴提出来“E国际贸易”,实际上就是跨境电子商务用于国际贸易。大家知道,国际贸易有一般贸易、加工贸易、小额边境贸易,还有原来我在国务院研究室做义乌调研的时候,提出的采购贸易,这4种贸易形式是当前主要贸易形式。未来最有生命力的我看是“E国际贸易”,2015年底的时候,李克强总理在河南省接待了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元首,召开了与中东欧16国国家的会议,期间他到郑州市视察了郑州跨境国际贸易的试点。今天1月份国务院刚刚出台了在12个城市进行跨境国际贸易的试点。所以,我觉得下一代的贸易形态,像“E国际贸易”这种贸易方式的增长速度,一定会大大高于其他4种贸易方式的增速,逐渐会成为一种主要的国际贸易方式。

        下一代的服务业态,现在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未来会发生更大的变化。服务业态的智能化、需求的个性化、移动互联网化和基于这种移动终端消费需求,决定消费市场的集成,这将成为消费的主流方式。

        下一代的农业业态也会发生非常重大的变化。农业会形成订单农业,会使我们的食品安全成为业态革命的方向,农产品的生产流通全过程信息的透明化和可追溯体系,将使农业业态发声革命性变化。农村电商将成为农民买、卖的重要流通通道。

        还会出现下一代的数据集成、协同的新业态,一开始是互联网,然后是数据集成,后来发展到云服务、云计算,我们现在也统称叫大数据。那么未来大数据的存储,大数据的交易,数据的生产和数据的分析,数据产品的生产和增值,直接交易数据可能将成为一种趋势,形成巨大的交易市场,数据将从储存、应用转向市场交易要素禀赋,谁占领了数据协同集成和交易的高端,谁就能创造巨大的数据消费需求。

        前一段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接受国务院委托对长江经济带战略进行第三方评估,在我们国家最偏远也是原来最落后的省份——贵州的贵阳,我们看到了大数据基地,看到了大数据交易中心,年交易额已经超过百亿。阿里巴巴的后台、腾讯的后台、百度的后台,十几个最大的数据服务商的后台处理器都在贵阳。所以,我觉得大数据的集成和数据的交易,将使大数据的业态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而不是我们现在一般的数据处理。

        “十三五”期间国家做出了规划,我国经济总量2014年10.4万亿美元,未来5年经济增长速度6.5—7%之间,届时我国经济总量将达到美国经济总量的73%左右。2020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2020年为38218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1838元。2020年以农村年人均贫困人口2800元标准,我国尚有7017万贫困人口。届时以年人均4000元标准全部脱贫。未来5年年均向城市转户1600万人口,将在目前7.5亿人口的基础上再增加8000万城市人口,落实使1亿左右农民工和其他常驻人口定居落户问题。中国社会商品购买力急剧增长。十三五后期将近40万亿人民币。这将使中国经济有持续的拉动动力,形成互联网+的新优势。将来互联网和新实体经济,它们之间是一种互动的关系,互相推动新实体经济发展。我觉得将从五个方面形成“互联网+”状态下的新实体经济:

        第一,会把现实的购买力和潜在购买力发掘出来,在满足即期消费需求的基础上发掘潜在的消费需求,用供给端的改革创造未来崭新的消费需求,并将这种隐性的、潜在的、被供给创造出来的消费需求转化为现实的有支付能力的购买力。现在中国有6.68亿的网民,其中使用移动互联网的已经4亿多接近5亿。城市的网民比重已经达到72.5%,农村的网民比重达到27.5%。到2020年,宽带网络会实现城乡的全覆盖。行政村的通网络的比例将超过98%,其实也是广覆盖,基本上是100%。

        互联网的发展,为我们提供了第二个新实体经济的表现,也就是说它的趋势:新基础设施、软性设施将成为未来最大的投资需求。大家知道,中国现在基础设施超强发展,形成了高速公路网、铁路网、机场群、港口群。世界前十大港口其中有8个是中国的;机场群形成了300多个机场;高铁形成了四纵四横的大格局,连贵州这样的地方都已经基本上实现了高铁连通。未来这种有形的、属于基础的硬的基础设施基本投资饱和之后,我认为最大的基础设施是这种软性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是刚才说到的云(服务)、网(就是这种新经济形态的网络化的分布)还有端(移动终端)。DT时代的新基础设施——云计算、互联网、智能终端,这将成为现代流通商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巨型平台,新的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将是将来投资需求的最主要的方向。

        新的基础设施的软性需求,会是未来投资的方向。首先国家创新发展战略决定了这一点,我们国家在新旧功能转换中,在经济新常态下把创新发展作为第一动力,把创新发展放在一切工作的核心地位,这是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围绕这个创新发展战略,国务院已经出台了关于“互联网+”行动计划,关于“互联网+金融”,关于国家大数据战略,关于“中国制造2025”、关于“宽带中国战略”正在部署发展第三代、第四代甚至第五代移动通信,在全国推进三网融合。所以,这是国家大的战略。另外还有巨大的需求潜力。现在的互联网虽然是上下需求快,但是从全世界比较来说,我们互联网的渗透率还比较低。根据世界互联网统计机构的统计数据,截至2014年2月份,第二季度,互联网在我们国家的渗透率,才是49.5%,还低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所以我们要提高互联网的渗透率,真正成为一个互联网强国、一个互联网大国,这种是需要基础设施支撑的。我国互联网硬件发展水平还比较低,处于世界的中下水平,和乌克兰、菲律宾的水平差不多,还不掌握着互联网关键基础设施,最大的后台服务基础设施在什么地方?在美国。我们的后台服务能力远远比不上美国,所以有巨大的潜在的需求。

        第三,新实体经济,在制造业的新经济形态会产生巨大的发展空间。传统的集中式、大规模的生产方式将走向大规模的个性化、定制化的制造流程,若干个个人组成了一种市场的集合。我在佛山调研的时候,发现原来的家具是先生产,在十几公里长的家具市场展览销售,然后你去购买。现在“互联网+”的家具生产,是成立若干个设计中心,成为一个平台经济,那么这个设计中心可以请你自己设计,设计师设计,国外设计师设计,他有云服务提供的大数据(包括全国,特别是周边地区的主要楼盘的、主要住房户型),你告诉他在哪个楼盘,他马上可以给出家具的设计图,如果不满意还可以请人设计,你也可以自己提出设计思路。在这个过程中服务是免费的,但是一旦形成了这种固定的需求,它的商业定制就开始,这种定制就是由商业中心代消费者进行的。那么这种“互联网+”的模式就变成了家具生产的一种新的业态的变革。所以互联网将改变原来柔性的矩阵化管理方式、垂直化的管理方式,会形成信息化的、即时化的管理。互联网为中国制造向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迈进提供了平台与支撑,基于信息物理系统的智能装备、智能工厂等智能制造引领制造方式变革。在线采购、线上线下协同营销、产品服务化、平台化交易等改变了制造的商业模式,网络众包、协同设计、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精准供应链管理、全生命周期管理、电子商务等重塑产业价值链体系,垂直化、矩阵化的管理方式逐步被更加高效的扁平化、信息化、即时化的新型企业管理方式所取代。可穿戴智能产品、智能家电、智能汽车等智能终端产品不断拓展制造业新领域。“中国智造”、“软性制造”、链状互联、协同创新、绿色制造及利用现代流通理念与技术改造制造业流程,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将迎来重大机遇。

        互联网革命对我国制造业的影响将是巨大的。不仅包括“中国制造2025”的技术平台,包括变革制造业的生产方式,大规模定制,工业4.0,也包括创新制造业商业模式,原来是批发零售然后到消费者,现在有很多的是制造业到消费者,没有中间环节。研究流通,经常认为流通是社会分工的,但是这种分工的成本正在被互联网引发的信息流通价值所替代,信息传输在制造业的先导作用替代了多环节的巨大成本,它会促进全球制造业价值链的融合和重构。所以网络化、链状的、去中间化的生产管理和商业模式,在制造业将会诞生。

        第四,新的实体经济在国际贸易和现在流通的业态变化方面表现也会非常突出。互联网通过改变信息获取、展示、连接的形式,推动整个社会向新一代国际贸易和现代流通体系加速演化。它的演化主要表现在三方面:一是线上线下流通立体化、混沌化。大宗B2B贸易平台和零售B2C平台开始冲击传统实体渠道,线上贸易体系和线下交易体系可能形成边界清晰、相辅相成、共生发展的新一代流通产业。跨境电子商务将达到2450亿美元。二是会出现若干新型公共服务平台或者叫准公共服务平台。比如说像阿里巴巴,像京东,像若干个这种信息化的服务平台,它们都带有点儿准公共平台的性质。因为这个平台虽然是最大的,成交额是最大的,但是成交者是分散的,这个组织构建的平台,是为若干个在平台上、加入这个平台的众多群体或者是个人提供准公共服务。为什么要支持“互联网+”?在新的经济体制下,新经济要研究新的经济规律,我们能不能用传统经济理念管理新经济呢?我认为是不能的。比如在传统经济条件下,成交额如果算到一家头上就是垄断。但是新经济情况下,这是一个大的公共平台,是若干消费者、交易者成交,它带有公共平台的形式,所以我们的理念和管理必须随之改变。。电子商务平台经济成为流通市场各类资源、服务的网络集散门户和新型集聚形态;第三方中立平台模式改善了传统流通模式在信用、融资等方面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各类垂直平台推动了流通市场的极致细分化、专业化,提升了流通体系的整体服务水平。三是场景化、社区化、移动化。O2O通过全渠道、场景化推进了流通市场业态向“消费主权”时代迈进;社群、微商、社区化服务等关系型销售网络和共享经济快速发展;C2B定制将进一步重塑未来的流通体系;互联网跨境电商对外贸流通服务业的新变革,出口链环节缩减,带来跨境贸易的零售革命;出口更加依赖品牌和渠道;进口也倾向于小批量和低关税,并且更加依赖于平台;贸易流通更加平台化、集成化、全程化、专业化、智慧化。阿里巴巴光棍节成交912亿,数字是巨大的。其中移动互联网,就是手机下单的占68%。所以将来这种场景化、社区化、移动化可能要决定零售业态的变革。

        第五,服务业态变革加剧,体现在酒店、餐饮、医疗、健康、养老各个方面。在酒店和旅游行业,酒店和旅游行业也最早引入互联网的服务业形态,互联网平台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和改变着这一行业。移动互联网让旅游和酒店消费更加便利,满足了消费者即兴、临时的旅行住店需求。移动互联网创新“场景化”营销渠道,互联网开启了酒店和旅游资源线上直销渠道,新的去中介化的营销渠道和模式不断出现,影响是商业民主化和消费者主权,让“用户至上”成为企业生存的基本市场竞争逻辑。在餐饮行业。以互联网为依托,创业者开始对餐饮行业的运营模式不断创新,并引领了消费模式的变化。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和O2O的发展,进一步推动了餐饮行业消费和运营模式的变革,消费模式与运营模式是相辅相成、共同演变,外卖上门日益流行,远程排队和基于位置的餐饮服务日渐增多,“点评”与“分享”成为营销引流的重要通道。在医疗、健康和养老产业,互联网平台和智慧医疗提升了医患沟通与信息交流效率,以互联网为依托的商业模式不断解决传统医疗模式痛点,远程医疗有效解决医疗资源分布不均问题;医药电商和医疗信息网站冲击着传统医疗体制,医药电子商务有望突破“医药分开”改革瓶颈;直销平台模式推动上游医药供应链的扁平化,互联网推动健康产业在服务模式和产品开发方面创新发展。互联网推动养老产业向社区化、智慧化转型升级;互联提升了教育的均等性、普遍性和知识传播效率;在内容、模式上推动了教育的专业化和高效化;动了社会教育由“碎片化”和“终身学习”转变。

        我国经济正在进行深刻调整,经济进入新常态。但绝不是说进入新常态就意味着经济要走下坡路,而是意味着新旧的经济形态会发生变化,经济的新旧动能会发生转换,经济的新旧的规则要逐渐替代。我认为,在经济新常态下寻找新动力,创造新的经济增长引擎,挖掘新的增长潜力,创造经济发展的更大的空间,就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文章来源: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