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

陈文玲:不能把去产能作为口号 运动式摧毁式去产能

发布时间:2016-3-17 14:32:00    作者:    【

        凤凰财经讯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在央广网3月11日举办的2016年两会“发力供给侧改革推进结构性升级”特别论坛上表示,供给侧现在统称供给侧改革,有点忽视结构性,结构性是供给侧改革的核心,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一定放在结构性上。

        她指出,现在看是供给侧总量过剩。她拿钢铁为例说明,一方面11.3亿的产能,从总量上过剩,另一方面存在结构性的不足。中国每年还要进口1200多万吨的钢铁,这1200多万吨钢铁就是舰艇、飞机、航母、医用的高端钢材、特殊钢材。出口和进口量差不多,但进口钢铁的价值是出口钢铁的价值两倍。她认为钢铁结构这种结构性的变革如果不进行,而只是按量分解各地去产能多少多少吨,不是根本解决方式。

        她在调研中还发现,存在一种现象,大连有个钢铁厂是具有国际新型产能的,中国能用的高端钢铁都产自于这个厂,但是由于在搬迁过程中使用了贷款,被划定入过剩产能之列,银行拒绝支持。所以,她指出,在“去产能”的过程中,应考虑结构性,对先进的产能要继续保护和支持。

        陈文玲更进一步说,去产能绝对不能用摧毁的方式,因为我们的产能也是投资起来的,我们的产能也是制造业的组成部分,我们大部分产能在投资之初也是经过合法的手续的。所以不能把去产能作为一个口号,作为一种政治运动,作为一种摧毁式的消灭产能的办法。

        以下为其发言实录:

        陈文玲:刚才我们两会的代表、也是我们中国经济学家给我们做了非常细致非常好的解读,我今天就想发言的题目,就是供给侧的改革关键是结构性。

        我觉得供给侧现在统称供给侧改革,有点忽视结构性,结构性是供给侧改革的核心。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大家知道,在我们中国漫长的历史上,中国的制造业有1800多年的辉煌历史,四大发明是中国的,我们的丝绸、香包、茶叶、家具、冶金、造船等等,在世界上曾经是独领风骚。

        我今年到瑞典看到有一个复制的船,那个时候不像现在这种巨轮,都是凭着风力飘洋过海,10个月才能从瑞典的斯德哥尔摩来到中国,它装一箱船的中国商品就相当于瑞典一个国家全年GDP总量。

        因此在那一段时间里面,瑞典有37艘商船先后来到中国,那个时候商船到中国到达的港口就是广州港,我们原来讲古丝绸之路,实际上陆地上有3条,海洋上有2条,一个是广州,一个是福建的泉州,可以说在这么长的历史下,中国的制造业独领风骚,中国的产品是一种财富象征,向世界各地商旅来朝,像汉唐的时候我们西安商户云集。

        中国是什么呢?中国是世界的制造业中心,中国商品是世界争相购买的对象,我们现在呢?像我们去年有1.2万亿的中国人,出境旅游,其中70%以上的旅游经费都是用于购物,2016年的春节我们中国有600万游客到境外旅游,花了900亿的人民币进行境外采买。

        我们看从境外采买,我们中国商报,国际商报有一个排位,刚才贾老师讲了,是马桶盖,其实现在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马桶盖已经过时了,照相机也已经过时了,在日本排在前几位的第一是安全套,第二位是花王卫生巾,第三位是剪指甲的指甲钳,第四位是保温杯,第五位就是各类的药品,特别是感冒糖浆等等。

        像日本的这种儿童糖浆它是打开以后是草莓味的,然后它的瓶盖本身是安全型的,而且打不开的,那么打开以后瓶盖就是儿童的剂量,味道好,方便,有剂量,快乐中服药,所以很多的孩子的家长去买儿童糖浆,日本的汉方药销量现在全世界排第一。中医中药是我们中国发明的,而且我们屠呦呦也得了诺贝尔奖,但我们的中药在世界上全部的中药销售额里边占3%左右,其余的都是日本、新加坡,包括美国,排在第一位的是日本,日本管中药叫汉方药,当我们的游客到日本拉动了日本的经济复苏,本来日本它的经济,安倍射出的三支箭恩都没有奏效,但中国的旅游购物奏效了,拉动了日本经济,使日本经济现在是它一个救命的稻草。

        当然中国的游客到韩国、美国、欧洲他都有购买排在前几位的这些东西,从古代的时候我们制造业,我们的供给是属于世界各国家争相购买的,我们这个商品是一种财富,我们到现在,我们这些日用品,我们所需要的这些产品都形成了境外购买、消费外域,所以这个不能不引发我们生活的思考。我们改革开放初期我们要解决的是供给不能满足消费需求的问题,因此我们国际贸易从加工贸易开始我们引进了服装、鞋帽、玩具、家具等等这些消费品制造业,我们消费品制造业就是我们国际上制造业向中国转移的第一轮转移,或者转移潮,我们承接了国际转移,我们满足人民群众穿衣的问题、吃饭的问题,玩具家具的问题。

        第二轮制造业的转移就是这种电子产品、信息产品向中国的转移,我们成为了跨越式发展的这种颠覆产品的大潮,满足人民群众对电子产品的需求,第三轮产业转移,我们承接了世界上的这种重化工,化工、汽车、钢铁形成了巨大的产能,我们满足了我们国家制造业的装备材料的需求,满足了我们国家对化学品、化工产品的这种需求,那么第4轮我们承接的产业转移是服务业,我们目前吸引外商投资,服务业已经占了60%,当然原来承接外商转移的最主要的是制造业,近几年主要是服务业,当我们承接了这些服务业我们形成这种多元化的服务供给,也满足了人民群众对服务的需求。

        但是从总的看,我们讲我们现在要去产能,产能过剩,我认为这些东西呢,是总量上,比如说我们钢铁,我们去年的产能是11.3亿吨,但是我们生产8亿多吨,我们市场需求是7亿多吨,那么我们现在看这是供给侧总量过剩,钢铁的总量过剩,化工产品的总量过剩,汽车的总量过剩,水泥的总量过剩。

        发改委曾经对16个行业产能过剩做过具体的分析,那么在这种总量过剩的情况下,我们供给侧的改革最重要的是消灭这些,按规模消灭这些产能,还是按结构进行结构性的改革,我认为核心是结构性,比如说我们的钢铁一方面11.3亿的产能,从总量上是过剩,另一方面我们还存在结构性的不足。我们每年还要进口1200多万吨的钢铁,这1200多万吨的钢铁就是这种舰艇、飞机、航母这种特殊用钢,还包括我们这些医用的特殊的钢,甚至包括我们修建大型建筑,像五星级酒店它所需要的钢,我们出口差不多比进口稍微少一点,大体的量是差不多的,但是进口钢铁的价值是我们出口钢铁的价值两倍,所以我说钢铁结构这种结构性的变革如果不进行,我们如果只是按总量,我给你分解了,河北你要去多少,河南你要去多少,但是呢?

        我们更应该把重点放在结构性上,我曾经到大连一家钢铁厂调研,你们也知道大连的东北特型钢这个厂,所有的设备它从大连搬到郊区的时候产业升级,所有的现在我们几乎自己能用的高端钢铁都产自于这个厂,我到那个厂去进行了调研,觉得非常震惊,我们这样一个具有国际新型产能的工厂,由于它在搬迁过程中是贷款,所以是把它划定到钢铁产能、过剩产能里面,银行拒绝继续给它支持,我就想,我们现在去产能,我们供给侧改革,我们要不要考虑结构性?我们对先进的产能要不要保护?要不要继续支持?我们还要不要在这些制造业方面赶超世界水平?

        全世界是16亿吨的生产量,按去年来说,中国8亿吨,中国占了全球的50%,但日本它生产的特性钢、高端钢,它是赚钱的,赚大量的钱,现在我们列入钢铁协会这些规模型的大型企业它是赔钱的,50%以上的亏损面,所以我们不强调结构性怎么行呢?

        我们只强调供给侧,不强调结构性,我们能不能调优结构呢?我们能不能把我们钢铁大国变成钢铁强国呢?我认为我们去产能它绝对过剩,要去掉几大部分。

        第一部分就是按国际国内这两大市场需求都是绝对过剩那一部分,第二部分应该是那种靠着行政性的手段盲目上的钢铁厂,而且并不先进产能,第三部分就是那些高污染、高消耗,对环境高污染的这些产能,第四类就是在我们管理出现真空阶段那些化整为零,那些实际上属于非法进入的这些厂,过剩产能一定要去,因为说我们现在,我们的产量占世界一半,我们产能占世界一半还多呀,部分产能绝对要去。

        我觉得这4大产能是非要去不可的,那么去产能的方法我个人认为它绝对不能用摧毁的方式,因为我们产能也是投资起来的,我们的产能也是制造业的组成部分,我们大部分产能在投资之初也是经过合法的手续的,所以我觉得第一是不能把去产能作为一个口号,作为一种政治运动,作为一种摧毁式的消灭产能的办法。

        我认为去产能结构性改革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一定放在结构性上,要把工作做细,我觉得这个时候就要充分发挥行业协会专家的力量,发挥我们大数据的力量。

        对产能进行具体的分析,先进的产能要保护,赶超世界一流水平的产能可以先上,要支持,高污染、高消耗,这种产能一定让推出来,推出的方式要以市场手段为主,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比如说对于落后产能,按照这个行业的技术标准,环境标准,劳动标准,按照一系列法律标准,而不仅仅是按规模,那么对于达不到这些标准的,真正是落后产能的,那是一定要去掉。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是他本人、本企业本身就是违法产能,我认为这个责任应该由这个企业承担,而不是政府承担,如果这个产能是政府手段,政府为了政绩然后形成这个产能,政府就要帮助企业解决职工下岗的问题,帮助企业解决坏账的问题,因为它是合法建的企业,但它退出的时候要有一个退出的机制,所以我认为供给侧改革这个结构性的调整实际上是改革的核心,也是改革的难点,如果说打硬仗的话,我觉得调结构是最难的,不是按概念,一级一级分指标,不管先进落后还是怎么样,按指标当任务去完成。

        当然任务是应该有,你这个落后产能要,鉴定落后产能就要分年度,分类实行,有序的化解这些产能,我们结构性的改革,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它的目的是什么?我认为目的是要非常明确的是要达到三个目的。

        第一是通过结构性的这种改革,满足近期的消费需求,比如我们现在已经消费外溢,我们只看到旅游购物,这种消费外溢我们要让它回流,我们还没看到真正转移出去的,教育的消费需求、医疗的消费需求、文化的消费需求、住房的消费需求,这种的需求的外溢比购物的外溢要大得多,每一个人的这种上学的需求可能它带来的是几倍的消费需求量,这一种消费需求是什么呢?是我们近期的消费需求,但是是外溢了。

        陈文玲:第二我觉得我们结构性的这种改革是要推动中国的制造业,当然也包括农业,也包括服务业,转型升级优化结构,使我们从一个经济大国迈向经济强国,从制造业大国迈向制造业强国,因为我们现在中国的GDP已经排到了世界的第二位,占世界GDP总量的14%,中国现在占14%,我们制造业从2010年超过美国占到世界的目前25%,四分之一,但是我们如果要解决,不是解决大的问题。

        因为总理也讲,总书记也讲,我们未来的经济总量在十三五期间,我们增量是6.5到7,那么按照6.5到7,我们去年的GDP总量11万亿的话,我们一年的增量是7千万到8千万美金,那这是什么概念?就是我们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的收入水平,像土耳其,印度尼西亚,但是我们总体看,我们大而不强,我们这方面的规模占到了四分之一,但是我们创造的财富,我们换回的这种等价物它并没有达到四分之一,我们进出口贸易占全球的总量,去年是13.2%,前年是12.2%,但是我们贸易的商品的绝对量包括物流量的比重大大高于我们贸易价值,我们出口的这种贸易价值按单件平均,那我们又大大的低于进口的商品的价值,所以中国你要从大到强,这种供给侧的结构性变化,结构性调整它的目的就是要把整个结构调的更优,使我们制造业在全球的竞争能力更强,使我们中国的产品能创造更大的价值和附加值。

        换句话来说就是说我们的商品如果能形成像日本汉方药一样一样,像韩国的化妆品一样,像德国的双刃刀一样的,像瑞士的手表一样,像意大利的西装一样,那你想我们中国的制造业它所创造的价值会是现在的多少倍?所以通过供给侧结构性的变革,我们要把结构调优,提升我们国际竞争力,我认为这是第二个目的。

        第三个我觉得就通过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通过供给创造崭新的需求,而这种需求不仅是国内的,而且是国际的,你看我们现在淘宝网,马云阿里巴巴现在淘宝网,电子支付系统在很多国家现在都可以用,我去年到韩国参加一个国际会议我看到在卖化妆品比较集中的地方,支付宝都是可以用的,后来到了机场,在退税的时候,它排成两队,一队是银联卡退税,一队是支付宝退税,我就想我们现在依托这个互联网平台,淘宝网这个平台,我们现在这种跨境电商更多的是采购国际的商品,什么时候我们这种淘宝网阿里巴巴这些跨境电子商务是是各国家的消费者来淘中国的他们所需要的优质产品,那我们这个国际贸易就成为中国国际商品打开世界市场的一扇新的窗户。

        美国的TPP,TPIP就是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还有跨亚太地区的太平洋的,跨太平洋的伙伴关系,这两个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都在加快进行,TPP已经完成了谈判,2017年或者实施,TPIP2017年会对97%的商品的税目减税,美国主导的这两个东西都是排他的,排中国,因为中国是第一贸易体,中国如果没有供给侧结构性的调整,我们只是被美国主导的TPP,TPIP,我们等于助他一臂之力,如果我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功,中国的商品不仅是中国制造,而且是中国创造,中国创意。那就是中国打开世界市场的窗户,就是我们突破美国形成对中国的包围,就是我们冲破这种阻遏的一条通途。

        中国现在是第一大贸易体,美国非常的嫉妒,再一个它也非常的排斥,因为世界它是第一大经济体,对中国第二经济体始终起码怀有戒备。它不想让你很快就超过它,所以在中国的竞争力里面,贸易的竞争力很突出,作为第一大贸易体,如果我们被这种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用他们这样一个战略排除在世界之外,那我觉得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做的工作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我们要说严重一点,我们的成果还会付之东流,所以我觉得要从国际、国内历史长周期来看我们现在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不仅仅看我买了日本的马桶盖,马桶盖算什么?日本早就有马桶盖,为什么原来没买现在就买了,我1991年到美国考查的时候,那时候日本就用马桶盖,酒店,居民家里就是有这种带冲水的马桶盖,那个时候我们觉得渴望不可及,那么现在为什么中国人突然去买马桶盖?就说明我们的消费在升级,我们消费升级,消费结构的变化我们具有现实购买力的这种消费能力,使中国现在的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大,中国的人流就是流动的购买力,中国这种人流就是拉动经济的力量,我们为什么不把我们13亿人这个巨大的人流变成我们拉动国内消费的力量,我当然不是说主张我们过境,出境不购物,那么为什么去拉动那么多国家的需求,当然我们也受到欢迎,我看到中日政冷经热,日本很多商店拉着横幅欢迎中国游客,他热爱你什么呢?热爱你的钱包。

       现在包括中国的台湾,台湾大学也发生很大的变化,但是台湾人最怕的是什么?大陆游客下降,所以我就想我们不是说用说几的办法,你要爱国,一定要买国货,我们一定用供给侧结构性变革,用我们自己的这种改革调整优化,我们形成更优的供给能力,使我们中国的经济保持经久不衰的这种原动力,这是非常重大的问题,所以我今天就讲这一个主题,就是我们供给侧改革重点在结构性,谢谢各位。

 

文章来源:凤凰财经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