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献策 >>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建言献策

【调查】特大城市的新型城镇化(广州市)

发布时间:2014-10-13 15:57:00    作者:发展中国论坛联合调研组    【

 

特大城市的新型城镇化

——广州市居村农民就近城镇化调查

 

发展中国论坛(CDF)

浙江农林大学中国农民发展研究中心

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

联合调研组

 

前    言

        2014年3月,《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全文发布。就在此规划发布之前,广州市刚刚完成了新一轮行政区划调整,城市区划由原来十区二市变为十一区的格局(2014年2月,撤销黄埔区、萝岗区,设立新的广州市黄埔区;撤销从化市、增城市,设立从化区、增城区 ),新广州市辖面积扩大了近一倍,达到了7434.4平方公里 ,总面积超过上海。从广州城市扩展进程来看,自上世纪80年代郊区设为白云区,纳入城市建制始,目前已走过三轮扩张运动,分别为孵化?设立天河、黄埔两区,番禺、花都撤市建区和增城、从化撤市建区。急速的城市化进程反映出广州这座特大城市、国家中心城市经济、社会、文化的繁荣发展。《规划》的发布也促使广州市反思总结城镇化路径,并借此解决一系列因传统城市化模式沉淀、积压下来的历史遗留问题。

        为调查研究广州市推进国家新型城镇化具体举措与成效,总结广州市居村农民就近城镇化的模式和经验,2014年7月31日至8月1日,联合调研组在中共广州市委政研室,以及广州市城乡建设委员会的安排下,由市建委村镇处和市政研室相关工作人员的陪同,实地调研了广州市萝岗区永和街禾丰社区、广州市新塘镇塘美村以及广州市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并分别与村(社区)干部开展座谈。在交易登记中心,调研组与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市建委、市发展改革委、市财政局、市农业局、市法制办负责同志进行了座谈交流。联合调研组返回单位后,又多次组织了广州调查情况汇报会和交流会。本报告是在上述基础上完成的。

...............................................................................

小    结:

        广州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是探索特大型城市科学发展的创新实践,是遵循世界城市发展规律、破除“增长停滞魔咒”和避免“中等收入陷阱”的积极探索,是推动城市化与工业化、信息化、市场化、国际化同步发展的重要途径,是顺应广大人民群众对幸福生活新期待的根本要求,是新型势下全面提升领导城市工作能力的现实需要。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广州市树立起了新的城市发展理念:一是在价值取向上,从“重物轻人”向以人为本、把人民的幸福作为最高追求转变;二是从拼土地、拼汗水、拼资源向拼人才、拼知识、拼创新转变;三是从城乡二元分割向城乡一体发展转变;四是从城市“摊大饼”式的外延扩张向多中心、组团式、网络型的集约高效城市发展格局转变;五是从“千城一面”向更加注重传承岭南优秀文、凸显城市特色转变;六是从全能型政府向建立政府引导、市场主体、社会参与的善治模式转变。六个转变即是广州市全面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六条指导原则。在发展理念与指导原则下,广州市始终坚持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依照人的需要进行城市规划建设管理,打造宜居宜业城市,提高公共服务均等化和优质化水平,让城市发展成果惠及全市人民,使全体人民成为广州新型城市化发展的创造主体;把增强城市发展动力做为目标,集中力量协调推进科技自主创新、产业转型升级、政府职能转变和社会治理模式创新四项重点工作,形成推动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创新合力;把坚持破除城乡二元体制、实现城乡一体发展作为重中之重,特别是强化城市对农业、农村、农民的服务功能,现实农村综合治理改革,建设幸福社区和美丽乡村;把努力推进“一个都会区、两个新城区、三个副中心”作为发展战略,加快南沙新区、东部山水新城、以及增城、花都、从化的建设,同步提升老城区的生活质量,全方位优化城市发展空间。

        当然,广州市在新型城镇化发展进程中还存在一些需要探索的问题。归纳起来包括:(1)“大城市病”问题。土地、水、空气、垃圾、交通等问题在广州这座特大城市都存在不同的“病症”:一是仍未摆脱“拼土地”的传统城镇化发展路径,人地矛盾突出、供需矛盾突出、低效用地现象突出。二是“生态水城”之忧,广州的城市发展面临着水资源紧缺、水环境恶化、水安全隐患三大水危机挑战,城市排水系统落后,雨污分流、河涌整治、水浸街治理任务相当艰巨。三是“垃圾围城”之困,全市垃圾末端处理能力不足,政府与社会合作治理机制尚未形成,全民垃圾分类意识有待增强。四是“空气质量”之扰,2013年全市细颗粒物(PM2.5)年均浓度为53微克/立方米,超国家标准一半。五是“交通拥堵”之疾,路网密度低、支路短缺、微循环不畅等原因亟需解决。六是“能源消耗”之区,广州能源消耗总量大、结构不合理,燃煤量过大,天然气、太阳能等清洁和再生能源利用相对不足,供需缺口形势严峻。(2)城市发展动力问题。受到人口资源环境的制约,传统工业化和传统城镇化已无法提供推动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足够动力。就广州而言,存在以下的问题:一是创新的驱动力不足,区域创新体系尚未建立,创新资源分散、投入不足,企业创新主体的作用未能有交发挥。2013年广州市专利申请39751件,不到深圳市的一半(2013年深圳市专利申请达80692件) 。二是产业核心竞争力不足,广州产业的发展仍然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高端化国际化水平不高,缺乏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内生性强的产业集群。目前广州没有一家商务部认定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而北京、上海分别有19家、15家。三是资本市场集聚力不足,目前广州A股上市公司63家,仅为北京的30%、上海的32%、深圳的34%,目前还没有一家全国性的金融市场交易平台,金融规模、资源配置能力不足,难以满足区域金融中心发展需求。(3)区域协调发展问题。主要包括三个层面的问题:一是在城市空间布局层面上,最突出的是“单中心”结构未得到有效改善,城市“摊大饼”问题仍然存在。特别是以两个新城区和三个副中心为代表的“123”网络型城市空间布局中的关键节点,聚集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向区域拓展的功能不强。二是在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层面上,城乡二元结构突出,造成资源要素向城区单向集中。一方面,城乡居民收入和公共服务失衡,农村地区长期投入不足(2013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18887元仅为城市居民的44.9% ),且收入绝对差距呈扩大趋势,农村居民无法均等享有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农转居”人员未能真正享受市民待遇;另一方面,城中村和农村地区建设管理失序,村庄规划很难落地,农村土地利用粗放。三是在区域合作层面上,广州对珠三角城市群的引领作用不够明显,战略性基础设施辐射力不足。广佛同城化、广佛肇经济圈建设在一些重大领域衔接不够,广州与东莞、清远、中山等周边城市的区域合作机制尚待建立,与大珠三角、泛珠三角区域以及高铁沿线兄弟城市的合作交流需要加强。

       

        联合调研组组长:

        王景新,教授\研究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发展中国论坛副主席,浙江农林大学中国农民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名村变迁与农民发展协同创新中心首席专家

        成    员:

        庞  波  发展中国论坛秘书长、博士

        柏晶伟(女)中国经济时报副总编辑

        李琳琳(女)浙江农林大学马法学院教师、博士

        吴一鸣  浙江农林大学中国农民发展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硕士

        郑潇潇(女)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罗来疆  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本报告执笔:吴一鸣

 

 


 

文章来源:发展智库

查看全部评论
已有0人参与